欢迎光临bet娱乐,bet356体育在线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bet娱乐,bet356体育在线 > bet娱乐 >
名将就是名将,李靖决定带两个骑兵团,再次上演精彩绝伦的斩首行动
发表于:2019-03-09 07:33 分享至:

公元629年8月,薛延陀汗国夷男汗,派遣其弟统特勒千里迢迢来到长安,向大唐进贡。来而不往非礼也,李世民将一把宝刀一条宝鞭赐给夷男,并说,以后朕就把西陲交给你们大汗了,有人犯错儿,错儿大了,以宝刀斩之;错儿小了,就拿鞭子敲打敲打。夷男听后;非常高兴,这就算是得着尚方宝剑了(“薛延陀毘伽可汗遣其弟统特勒入贡,上赐以宝刀及宝鞭,谓曰:‘卿所部有大罪者斩之,小罪者鞭之。’;夷男甚喜。”)。

跟李世民抱着同样心态的,是大唐代州都督张公谨;这位爷算是早年就追随李世民的从龙老臣了,常年战斗在一线;一听突厥使者到了长安,张公谨涮涮点点给李世民写了封奏折,墙裂要求,一定要打,哪怕打完了再谈;在信中,张公谨罗列了此战必胜的六个条件,1、颉利没什么政治智慧,突厥国内政坛一塌糊涂;2、突厥治下的部落离心力越来越大,换句话说,突厥的统治力越来越差,典型的栗子就是薛延陀;3、不仅那些山高皇帝远的部落不服颉利管了,即便是同宗同族的突厥贵族,像突利、阿史那社尔、阿史那欲谷都跟颉利离心离德;4、这几年塞北履遭霜冻,突厥人物资缺乏,这就意味着他们打不起大仗;5、颉利不信任本族人,他们国内的大权都控制在一些胡人手里;这些人,您觉得他们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保卫突厥吗?6、不仅如此,突厥国内还有不少当年因躲避战乱而逃亡到彼的中原人,如今突厥内乱,这些汉人据险自保,倘若咱们大军出塞,他们必然会起而响应(“代州都督张公谨上言突厥可取之状,以为:‘颉利纵欲逞暴,诛忠良,昵奸佞,一也。薛延陀等诸部皆叛,二也。突利、拓设、欲谷设皆得罪,无所自容,三也。塞北霜早,糇粮乏绝,四也。颉利疏其族类,亲委诸胡,胡人反覆,大军一临,必生内变,五也,华人入北,其众甚多,比闻所在啸聚,保据山险,大军出塞,自然响应,六也。’。”)。

李靖从军中优中选优,挑选出了3千铁骑,然后就以这两个骑兵团为主力,突袭定襄颉利的牙帐。

公元629年11月,10余万大军集结完毕,进入出发阵地,誓师北伐!

夷男眉开眼笑,就该轮到颉利愁眉苦脸了;这下儿他算是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了,内部,突厥能控制的部落数量越来越少;外部,自己的敌人不仅越来越多,越来越强;而且还特么联起手了。这要是继续跟大唐对抗,那后果…

公元629年8月19日,李世民正式下诏,组建远征军,以兵部尚书李靖、代州都督张公谨为正副总司令,北伐突厥。

唐军出手就先声夺人,大出颉利的意外;此时这货的牙帐设在定襄(今山西大同西北),听闻前方战败,这货有点儿纠结了。颉利手里有兵,而且数量还不少;可是通过侦察,他知道唐军这次来的可不止李道宗这一路,他判断不清唐军的主攻方向在哪边儿,万一派兵出去堵李道宗,唐军在其它方向发动攻势,那可就麻烦大了。

简单的说四个字,一剑封喉!

唐军大兵压境,颉利当然意识到事态不妙;也集结起主力,严阵以待;李道宗一出塞便遭遇了突厥骑兵的阻击。

跟这儿插一句,这种近乎亡命的打法儿以前李靖也玩儿过,说这话儿还是李靖出道不久,当时开州蛮族首领冉肇则不服大唐,李渊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;于是便让李靖出兵找回场子。

如果是一般将领,碰上这种兵力对比的仗,八成儿会跟李渊叫苦。可人李靖没,乐呵呵儿的就上路了。

李世民当然不会拿这事儿当真,军人出身的他,相当清楚,谈判桌上谈回来的东西远不如战场上打回来的踏实;别的不说,突厥此时可还是数十万大军,那不是想什么时候翻脸就什么时候翻脸啊!因此,面对突厥使者,李世民哼了哈了的打着太极拳。

这给李渊惊讶的,赶忙叫人来问;结果李靖部下军官汇报,李靖以8百骑兵,批亢捣虚,直扑冉肇则的老巢,一战便将掉以轻心的冉肇则斩杀,捎带手儿的还抓了5千多俘虏。

看看李世民亮出的远征军阵容——

可是当时大唐初立,北有突厥,东有各路不服;李渊能给李靖的兵力只有数千;而冉肇则手下不算打酱油的老弱妇孺,能战之兵高达数万。

李道宗是皇亲,跟李世民是堂兄弟,比后者小几岁;早年就追随在堂哥李世民身边儿参加了灭刘武周、窦建德、王世充等一系列战争,端的是屡立战功。后来中原平定,李靖回中央任职后,李道宗便接了李靖的班儿,担任灵州总管;在任期间,多次击退突厥人的打劫,保了一方平安。李道宗不仅擅守,稳住阵脚之后,他还主动出击,一举击败了占据五原的突厥大将阿史那郁射,收复了五原城。对了,别看这阿史那郁射名不见经传,这位可是改变了历史的小人物;正是他当年率兵南掠河套,进逼乌城;这才导致了玄武门事变的爆发。

可是,没等颉利把这摊子烂事儿料理清爽,让他更挠心的事儿来了——

哈哈,还没打就尿了?

接手兵部尚书之后,李靖并没急着往前线调兵遣将;他做的第一件事儿,是派出间谍跑到东突厥搞煽颠去了。

颉利这头儿跟大帐里拉磨一样转圈儿,此时李靖也在紧张的思考着接下来的仗该怎么打。

再翻翻这些将领的履历,那叫一个牛逼闪闪放光芒~~

斟酌再三,颉利决定先低下他那颗高傲的脑袋,现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;于是,就在薛延陀使者离开长安之后,突厥的使节也到了大唐的帝都,恭恭敬敬的递上国书以及丰厚的贡品,表示打今儿起突厥向大唐俯首称臣,承认大唐大佬的地位,并且请求与大唐和亲(“突厥颉利可汗大惧,始遣使称臣,请尚公主,修婿礼。”)。

看看李道宗的封号,任城王;当年曹操的鹅子、那位勇冠三军的黄须儿用的也是这个封号;打这儿就能看出来李道宗那是相当能打。因此突厥人来攻,李道宗镇定自若,指挥部队先防守后反击,干净利落的替北伐军来了个开门红(“任城王道宗击突厥于灵州,破之。”)。

作为战绩等身的名将,李靖深知此战事关重大;别的不说,他领导可跟长安那儿咬着舌头望眼欲穿呢,忍了好几年,就指着这一仗一雪前耻。再一个,李靖知道,颉利手里还有实力;打仗他当然不怕,可是如果集中兵力跟突厥军主力打一场硬碰硬的骑兵会战,唐军客场作战,死磕下来很可能磕出一场惨胜,实在不划算。

思前想后,李靖做了一个超级大胆的计划——

可是话说回来,尽管有可能打成惨胜,但这一仗李靖还必须得打;道理也简单,这么大规模的远征,要花多少钱?而且如果不能迅速抓住突厥军的主力让其远遁,那对于唐军来说问题可就大了,追击,后勤压力将会变的非常大;不追击,等颉利缓过这口气儿,这货又会不断骚扰边境,唐军就又要陷入无休止的常年战备中,那种滋味,太熬人了。

这绝对是真知灼见,非长期观察得不出这么一针见血的判断;同时张公谨这封信也算是说到李世民的心缝儿里了。于是李世民以大唐平定梁师都的战争中,突厥人背信弃义,协助梁军与唐军作战为由,拒绝了突厥使者提出的称臣、和亲的请求。

这还不容易,就颉利那棺材里伸手——死要钱、大雪封门不仅不赈济反而要加老百姓税的揍性,大唐的间谍没费多大劲儿就搞的突厥人心惶惶、“诸部离叛”了。

六路大军按预定计划,陆续出发;首先跟突厥骑兵遭遇的是李道宗所部。

未几,捷报传来,李靖大胜而归。

这可是典型的心理战;颉利哪儿见过这么高大上的打法,顿时一筹莫展。

现在,李靖要再次上演精彩绝伦的斩首行动了。

名将就是名将,李靖决定带两个骑兵团,再次上演精彩绝伦的斩首行动乱世三百年——从安史之乱到澶渊之盟(45)

第一路,由李靖亲自兼任总指挥,出定襄道;第二路,并州都督李勣、右武卫将军丘行恭为副,兵出通汉道;第三路,左武卫将军柴绍,兵出金河道;第四路,灵州大都督任城王李道宗,兵出大同道;第五路,幽州都督卫孝节,兵出恒安道;最后一路,营州都督薛万彻,兵出畅武道(“并州都督李勣为通汉道行军总管,兵部尚书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,华州刺史柴绍为金河道行军总管,灵州大都督薛万彻为畅武道行军总管,众合十馀万,皆受李靖节度,分道出击突厥。”)。

看过前文灵州之战的大胸弟可能会对李靖的用兵风格有所了解,概况起来一句话,不打无准备之战!